“怎么用就怎么练”

“怎么用就怎么练”的原则为洪公首倡,将拳法的练法和用法合二为一,是武学千年一个划时代的提法。

洪均生04-5在旧时代,拳术是为少数人掌握的安身立命的技艺,传承极为严格,包括现在的一些流派,用法和练法是分开教授的,很多徒弟只是学了练法,用法只传入室弟子,在练法上花上再多时间,长的功夫不会体现在用法上。

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,冷兵器时代远去了,拳术作为谋生技艺的功能减弱,开始在社会上普传。但随着各门派大开山门,一些真的东西反而更加隐没不见了。因为真正好的东西,从来不会“十字街头论担挑”,要把祖师的东西传承下去,必须走精英与大众相结合的道路。

有人不赞同洪公的这个主张,说把太极拳导向技击化,降低了拳法的品位,把具有内家温和意味的太极拳法练成了纯粹的搏人之术,好东西给庸俗化了,并搬出形意拳宗师尚云祥先生“造作杀气练拳让人陷于愚昧”的说法来佐证。尚先生的原意是批评门内弟子练拳故意表现出狠巴巴的样子,其实做了些与功夫不相干的事情,甚至练拳过度反伤自身,并没有全抛攻防。尚式形意更以实用著称,如果不讲用法那成什么了?前辈的话要根据背景来分析,领会其初衷本意,对这两种本是互为补充的说法不能断章取义。

洪均生01-5太极拳自古就有“走架时无人若有人”的口诀,明了招法的攻防含义更能使学者提高兴趣,扎实掌握要领。当今练太极的多有“无力不成拳”的流弊,再强调脚踏虚空大松大软,真就练成豆腐拳、棉花拳了。传统武术来自于几百年来战场临敌经验的提炼总结,不是某个天才的灵机一动。太极拳能练到技击的境界练得还是拳法,如果体操化、舞蹈化,那就不知道练的是啥了。实用拳法“以实用为本”的理念不是造作杀气,洪公和老人再传的弟子们也没有杀气腾腾的,反而拳法越高越和气,功夫与派头成反比。

太极拳博大精深,内容绝非仅仅技击,但由技击入手却是登堂入室的方便法门。根据拳法的规矩理好框架、确定原则,先保证不出偏,之外的东西再各自去成就。

陈中华先生是一位非常温雅的人,“谦谦君子温润如玉”,跟学生讲话从不作高声。但他又是一位不怒而威的严师,他的一个眼神能让人感到压力的存在。推手的时候,面前这位乐呵呵的中年人举手投足间有莫大的威势,有外国学生曾经用“可怕”这样的词汇来形容与陈先生推手的感觉。“善为士者不武,善战者不怒”,说的就是这种境界吧。

“怎么用就怎么练,怎么练就怎么用”,把基本功化进套路里,在练法上落实用法,在用法上完善练法,是洪公苦心孤诣“为学者开辟一条通往陈式太极拳技击奥秘的捷径”。我们切莫师心自用,象陈老师说的那样把“阴阳”搞成“鸳鸯”,辜负了前辈的殷殷教导。

发表评论